首頁協會介紹關於珍古德博士 認識黑猩猩 根與芽計畫加入會員捐款媒體資料袋電子報過去活動報導企業伙伴 
 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珍古德博士的一天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

珍古德博士的一天

岡貝的日子,通常於清晨6:45起身;如果我想要去尋找黑猩猩的不固定巢穴,就會提早一個小時。早餐通常是一塊麵包和一杯咖啡,從海灘的家,我可以找到黑猩猩,無論牠們位於何處。尋找不固定營巢的黑猩猩,意味著你必須回到昨夜離開他們的地方,坐在巢穴下等待他們移動。黑猩猩會一隻接著一隻慢慢地起床,坐上一會兒,然後閒晃並且開始進食。


我最喜歡花上一整天用來跟蹤一隻母猩猩和她的家人直到黃昏。關於田野調查,不論是黑猩猩、狒狒或是其它野生動物,最奇妙的事莫過於,在起床之後問自己:今天我將會看到什麼東西?

我不用擔心在野外時的午餐,某些黑猩猩吃的野果成熟時十分可口,雖然大部分具有駭人的澀味。生活在這蠻荒之地沒有任何一樣東西是我真的迫切需求的,能夠如此適應這樣的環境對我而言是幸運的,我唯一奢侈的享受是音樂:貝多芬、莫札特、舒伯特、馬勒、西貝流士等等。

快速攀爬到高遠處使人精疲力竭,大約三點鐘你就會覺得非常疲倦,因為一天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匍匐前進,而蔓籐則不時拉扯你的頭髮。

生活在這天空下,森林彷若是我的聖堂,樹冠和跳動的光線組成教堂的主要建築物,尤其是在天雨顯露出寂靜的時候,對我而言這裡就是地球的天堂。我完全無法想像,在沒有與這自然神秘和諧共處之下走完一生。對於現代的人,他們或許都太忙碌了而鮮少能享有這樣的生活。

黑猩猩於黃昏時築巢。在炎熱的一天之後,日落時的天氣顯的美好,鳥鳴聲隨之沈靜下來。母猩猩與她的小孩玩耍,小猩猩們在樹枝上嬉戲,當光線逐漸暗下來之後,就近入母親的臂彎。當黑猩猩築巢時,我開始尋找回營的路。

岡貝的傍晚是神奇的,天色在下午七點三十分漸暗。此時我會跳入坦甘尼喀(Tanganyika)湖,澄淨的湖水將洗去我一整天所累積的擦傷疼痛與疲勞。我在火爐上煮食一些如牛肉洋蔥和蕃茄等食物,在岡貝白天時的烹煮必需遵守居家守則第一:保持房門緊緊的關上;否則狒狒會攻擊並越過你而取得食物。某些時候我們會在傍晚的星空下吃晚餐,而在雨季裡,我們則坐在茂盛的遊廊上;而這就是天堂吧!

倍覺可惜的是,現在我已經鮮少有時間在岡貝了。當我在岡貝時,我只需要安靜地走過森林,坐在黑猩猩旁,填裝我的電池。自從1986年後,我從未在一個地方待超過三個星期以上,這些日子以來當我早上起床時有時會困惑於「我究竟身在何處?」。最近我在美國巡迴演講時,甚至很少在同一個地方待上二晚。在演講上與許多新的面孔相見,還有接待歡迎會與迫切的會議。我祖母最喜愛的聖經上的句子如是說:「是你的日子,你就必須盡力而為。」這句話支持我走過每一次發生在我身上的可怕事件。沒有任何一天的事情,會多到過不完這一天。

不在非洲時的典型日子是花在飛機上、到處遊說、要不就寫信或整理幻燈片。在美國,因為國家地理雜誌的緣故人們常認出我來,所以我總是帶著珍古德協會的摺頁。在英國Bournemouth家的生活,那裡早餐時間是9點,這對我而言是最好不過,因為在起床後我有三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工作。我發現我仍然每天收到超過100封信,而相同的我也必須寫相等的數量。我試著全部回覆,尤其是小孩子寄來的。在下午的回信工作之後,與家人一起喝下午茶、牽狗散個步,然後晚餐,然後又是更多的工作。

我總有睡眠不足的問題,我想大概是因為我總試著做過多的事情。一旦我嘗試去做,就會有一大堆的事情擠在一起,在我心中就有些畫面浮現出來:被鍊的黑猩猩與在實驗室的黑猩猩,這樣可怕的畫面更加深我的觀點,當我注視著野生黑猩猩的同時,我想著:難道他們不是一群幸運傢伙嗎?然後想到另外一群在小籠子裡的瘦弱黑猩猩,雖然他們未曾參與犯罪。一旦你看過這種場面,你將永遠不會忘記……。

 

首頁協會介紹關於珍古德博士 認識黑猩猩 根與芽計畫加入會員捐款媒體資料袋電子報過去活動報導企業伙伴 
國際珍古德教育及保育協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The Jane Goodall Institute, Taiwan. All Rights Reserved.